索罗斯投资风格观察与揭秘!

来源 投资与禅修(微信号:jrtzycx) 浏览 发布时间 16/11/21

本人是索罗斯迷,喜欢阅读索罗斯的文章和总结索罗斯的投资案例,通过观察,我总结了几种索罗斯的投资习性:

第一,学会逃生,保存实力

用通俗的话来说要学会止损,善于认错,永远要给自己留下东山再起的机会。学会逃生是索罗斯的天性,是他从小就从父亲那里学会的本领。在逃避希特勒屠杀犹太人的过程中,索罗斯悟到,永远要不要抱有幻想,永远要想到最坏的情况。

历史给索罗斯的教训太深刻了,1943年,纳粹轴心国之一的意大利投降,盟军已经登陆欧洲南部,苏联也转入反攻并节节胜利,反法西斯阵营已经合围了纳粹,胜利的曙光已经照耀在犹太人的头上。所有人都能看到希特勒完了,胜利只是时间问题,很多犹太人都等待解放。而索罗斯的父亲却没有那么乐观,他认为希特勒很可能随时屠杀犹太人。于是他想尽办法给家人办假身份证,还四处挖地窖,让索罗斯练习逃生。后来果不其然,就在胜利的前夜,当其他犹太人盼着回家的时候,纳粹针对犹人太的大屠杀开始了。

预期与现实的反差给幼小的索罗斯上了刻骨铭心的一课,他从活生生的生命历程中学会了逃生课,懂得了什么是风险。这种逃生经历对索罗斯的影响可谓深入骨髓,它让索罗斯每个毛孔都流淌着逃生求生的习性。

所以,我在总结索罗斯的投资案例中,多次看到他果断清仓、就地认输。

当然,逃生止损的习性不仅仅源于的童年经历,还与他的哲学信仰有关。索罗斯的哲学根基是证伪主义,是批判思维,索罗斯相信这个世界是不确定的,金融市场是彻底可错的,没有人能完全认清股市,包括他自己在内。所以,当错误来临时,索罗斯敢于大胆认错,要敢于批判自我,敢于向市场低头。

举个索罗斯最典型的投资案例。1987年,索罗斯在日本股市建立空头仓位,同时在美国大举建立多头仓位。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日本股市由于有政府托盘没有下跌,而美国股价却狂跌,最狠的是一天下跌22%!据媒体报道,索罗斯是整个市场上一天之内赔得最多的人。他的好友梁恒很担心,就问索罗斯,说媒体报道你差一点全军覆没,是真的吗?索罗斯坏笑着告诉梁恒,他还有更坏的消息呢,他准备认赔出场,全部清仓。

梁恒担心的追问:真的有灭顶之灾?

索罗斯时这样回答的:我刚才正在写投资日记,好像还没有写下什么死到临头之类的心得感受。我现在要做的是保存实力。

梁恒:这就是,只要不死,还有活法,对吗?

索罗斯点点头,说:没错。

当时很多人不理解索罗斯为什么在低位清仓,其实这源于索罗斯内心深处的逃生欲望,因为他从纳粹铁蹄下死里逃生过,他知道活着比什么都重要。虽然从战术上,索罗斯低位卖出让他巨亏,但是索罗斯这种生存哲学让他一直活到今天。案例中的清仓已不是具体战术选择了,而是一种战略和哲学的选择。

同样的选择也发生在2000年互联网泡沫时期,索罗斯在纳斯达克指数高位被套后,选择再一次认赔出场,夺门而逃,又有了生路。虽然那次泡沫让索罗斯的基金从240亿美金的巨无霸降到70亿,但索罗斯没有血本无归,他又有了翻身的本钱。所以,在2007年后的次贷危机中,他又可以东山再起,在次贷危机深渊的07年、08年、09年三年中连续获得32%、10%、29%的收益率,更牛的是在2013年一举夺下对冲基金收益率第一名的宝座,全年盈利55亿!留得青山在,终于有柴烧。索罗斯把本金看得比命都重要,他相信所谓的回天之力就是现金,能保住多少现金,就有多大的回天之力。大师况且如此,我们有何理由不去止损呢?

第二,狠辣多变,必要时反戈一击

索罗斯投资思想的底色是不确定性,他认为股市瞬息万变,所以其投资风格狠辣多变。

郎咸平曾评价索罗斯说,此人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当面跟朱镕基总理说绝不袭击香港,转头就开始攻击港币。郎咸平观察得很对,索罗斯就是这种多变的人。他大脑中里同时存在互相矛盾的观点,他在黄金市场唱空的同时还不耽误去做多。典型的例子是1987年美国股指暴跌,索罗斯遇到灭顶之灾,是整个市场亏损最多的人,但他瞬息之间就使出霹雳手段,先是清空多头的股票,然后迅速反戈一击做空美元,最后力挽狂澜,当年把量子基金由巨亏转为盈利14.1%,狠辣多变可以一斑。

同样的例子还发生在2008年,那时次贷危机的正达到高峰,金融海啸让几乎所有的对冲基金叫苦不迭。索罗斯虽然提前预计到了金融海啸,但他没想到这次危机影响这么大,2008年上半年他的仓位还处于亏损状态,但是下半年他迅速调整仓位,全年居然神奇的实现整体收益超过10%,而彼时大多数对冲基金正蒙受灭顶之灾呢。

姜还是老的辣!关于索罗斯狠辣多变的风格还很多,我们从他生活中的例子也可以领略一二,据他身边好友梁恒说,有几次索罗斯在飞机上与人聊得火热,大有相见恨晚之感,于是下飞机时邀请对方加入自己的公司出任副总裁。但第二天当对方去他公司报到时,索罗斯却说:对不起,你的能力不能胜任这个职位。

第三,冒险

索罗斯童年逃生的经历还让他学会了冒险,他认为为了生存,冒险是值得的。说到这里我补充下,冒险和风险不是一回事,冒险肯定有风险的成分,但是冒险更多地是在重大机遇面前放手一搏。我在自己的著作《股市极客思考录---十年一剑龙头股》的其他章节中说过,过分重视确定性容易丧失冒险精神。我认为冒险是一种可贵品质,历史上伟大的传奇的战役,无不充满冒险性;所有伟大的划时代的大人物,也无不充满冒险精神,比如秦始皇、成吉思汗、拿破仑、毛泽东。回到投资上来,索罗斯认为,金融市场本质是不确定的,要想赚大钱必须冒险。如果等到对信息有绝对的可靠的把握,或者要等待事情真相与研究论证完全清楚以后才展开决策,实践中经常导致时过境迁与投资机会的丧失。

所以,要勇于冒险。

最能说明这点是1992年索罗斯狙击英镑之战。

索罗斯手下的基金经理根据调查,预测英镑会大大贬值,于是做好了计划向索罗斯汇报。

索罗斯问他下来多少仓位,基金经理回答差不多20亿美元。

索罗斯反问:如果你相信自己是正确的,为什么只投放这么少?

于是索罗斯扣动扳机,把仓位一下子提高了5倍,由20亿提升到100亿!这是极大的冒险呀。须知,投资前的调研、分析、预测、估算、下注,这是很多基金经理都能做到的,但是下20亿赌注和下100亿赌注,这可是天壤之别,特别是扣动扳机的刹那,是需要极大勇气的。就这一点,索罗斯让整个华尔街佩服的五体投地。很多华尔街人士都说,索罗斯跟他们最大的不同就是投资时的魄力,他们感觉索罗斯投资就像在指挥一场核战争。说到这里不得不批驳一下当前有些人主张绝对确定性,其实绝对确定性是没有的,赚大钱必须要冒险,即使是主张安全第一巴菲特,他动辄在一个股票上持有十年二十年以上,这不也是冒险吗?这是拿时间在赌。冒险和风险绝不是一回事。

第四,直觉

由于索罗斯主张金融炼金术,所以他的投资习性就多了艺术性的色彩,冒险是,直觉也是。

索罗斯投资中有很多直觉的成分,按照他自己话来说,当他觉得情况不妙时,他会后背疼。索罗斯在日本广场协议放空美元,吃进日元、马克,赚了有生以来最多的一次钱,其基金当年盈利122%,个人收入将近1亿美金。有人问他:你是怎么扑捉到商机的?索罗斯说:虽然我说只是运气而已,但实际上,不会有人知道我是如何抓住了百年不遇的机会。

“对我来说,赚钱没有什么道理可言,就是凭借自己的直觉,既然我的直觉让我做出了决定,那我会对自己的决定坚信不疑,绝不动摇。“

这就是索罗斯索罗斯的直觉思维。他接着阐述他的想法:

“事实上,当时很多优秀的基金经理都在日元大涨时获利回吐,落袋为安,而我的直觉告诉自己,大涨还没有开始,我反而要求手下再多买些日元,然后牢牢的抓住不放,坚持日元的涨幅达到最高,开始回落后才出手卖掉。”

那他怎么知道什么时候是最高点,必须马上套现了呢?索罗斯一口答道:

“直觉,这时候,我的背会很痛,而且会越来越痛,一直到我作出了立即出场的决定为止。”

索罗斯的这些直觉可以说是对投资学极大的挑战,因为这些东西无法量化。事实上,我觉得投资最难的就是非理性部分,也就是修炼、勇气、直觉和悟性。如果是一个股市老手,肯定会明白一个道理,股市的具体赚钱方法和招数其实不难学,表面上学点K线、MACD之类的技法好像很容易赚钱,其实如果没有悟性和对股市深刻理解,那些招数只能让人亏。这就是为什么很多人学了无数招数,还是一直亏损。真传一句话,假传万卷书,股市真正的真传精髓不在招数那里,不在K线图上,而在感悟那里,在K线的背后,在勇气、冒险、直觉、情绪管理的世界里。

第五,赚历史性的大波动的钱

索罗斯的投资习性跟其他大师有个重大不同,索罗斯喜欢在天翻地覆的大波动中赚钱。我们看巴菲特赚钱是日积月累,靠的是分享上市公司赢利果实;文艺复兴公司大佬詹姆斯·西蒙斯是靠套利模式来赚钱;技术分析客靠的是图表分析赚取;还有很多短线客靠今天买明天卖的短期波动赚钱,甚至靠日内波动赚取。

索罗斯与他们都不同,他既不是通过上市公司成长来赚钱,也不是赚短线的钱,更不是套利模式来赚钱,索罗斯赚钱是靠巨大的历史性的波动,这种波动可以是长线,也可以是短线,但必须是大风大浪、山河巨变。

对索罗斯而言,市场偏见与基本趋势相互强化,这种反身性效应自我增强会表现为一种加速发展的历史性演变,它通过一种新的趋势发展对过往的日常波动进行背叛,索罗斯要找的,就是这种具有内在增强性质的历史性机遇,而不是去汲汲于日常波动下那些琐碎的命题。

我们发现,索罗斯最大的几次赚钱都是发生在巨大历史机遇的背景下,比如1985年日美贸易大战后的广场协议那年,索罗斯抓住日元和马克的历史性机遇,盈利122%;1992年苏东巨变两德统一,索罗斯狙击英镑同时做多马克,一战成名,当年盈利68.6%;2013年安倍疯狂刺激计划和美国退出QE3,索罗斯抓住机会做多日元做空美元,全年盈利55亿,排名全美第一。索罗斯喜欢在大事件大波动中赚取,他鄙视日常波动,他要找的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也就是市场偏见和基本趋势双双反转的时刻。索罗斯热衷暴涨暴跌模式,对他而言,时间是次要的,大波动本身才是重要的。这就与价值投资和技术分析有了天壤之别。

综上,我们可以看出,索罗斯是典型的我行我素,他的投资思想自成体系,与众不同。他是典型的大鳄思想,他以可错性和证伪主义为出发点,构建了一套反身性理论,并且用反射性扑捉重大历史关头暴涨暴跌来赚取。

他鄙视主流的金融理论,他攻击马克维茨学派,他总是游走山崩地裂的重大关口,却每次都能化险为夷,满载而归。虽然外界对他投资理论充满争议,但他每次行动都让资本市场闻风丧胆,他的只言片语都让华尔街洗耳恭听。

这是一个神奇的人物。我对他的解读也许只触及他投资思想的万分之一,也许压根就对他的误解和“偏见”。他是一个谜。

(来源:投资与禅修(微信号:jrtzycx))


期货手机开户:超低手续费(交易所加1分钱),无资金量要求(点击了解详情>>>)

股海藏经楼QQ/微信:1730397054,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说明:
1、股海藏经楼微信公众号开通,欢迎关注:guhai66_pub,或用微信扫描网页下方二维码。

2、股海藏经楼QQ群:196442933(鉴于发广告者太多,加群前请先加QQ1730397054好友索取验证码后再加入,否则不予通过)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0765号; 浙ICP备14009891号; QQ/微信:1730397054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