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绝世高人留下的“投资遗书”

作者 程老湿 来源 期货资管网 浏览 发布时间 15/04/08

天妒英才,弓伟先生于2014年8月25日晚7时因病抢救无效,与世长辞,享年43岁!

弓伟为中国第一批期货操盘高手,90年代曾以人工高频交易叱咤于绿豆合约、橡胶合约;2008年孤身一人转战芝加哥、纽约,任职于著名海外对冲基金公司,从事外汇交易;先后盈利上亿元;声震海外交易所;2014年,通过招商基金发行全球对冲基金,成为通过基金QDII通道进行跨境交易的先行者。

弓伟先生穷其一生专注于交易的研究和实践,很少出现在公众视野中,但从少数几家专业媒体对弓伟的访谈中,可以一窥他充满智慧和哲理的交易心得。

我不预测

要懂得尊重市场,学会与市场进行信息的互换,而不是把自己的想法强加给市场。这是首要的也是必须的。

有很多朋友问我对市场的看法,明天黄金会怎么样?欧元会怎么走?我通常都回答:"我不知道!",这并不是我有意藏宝,而是真真正正地不知道。

我不预测不仅因为市场不可能预测到每一步,更因为预测只能让交易者失掉客观性,失掉平常心。

我遇到很多交易者都会因为预测市场,为了捍卫自己的面子而失掉灵活心态,最后遭受亏损。

这些见证时时提醒我停止预测,等待答案的出现。

我们常讲的顺势交易也是建立在心中没有主观定式的基础之上,一旦你有了对走势的主观预期,那么无论交易计划还是止损控制都难以保证正确执行。

学会“不选”

当你从100个当中选择1个的时候,就是放弃其它99个,因而我看待选择,不选才是更多的选择。

我们做学生时老师跟我讲的,一次测验的超常发挥,往往是我们对这门课程所做的考试准备已经非常充分了,而非能力突然提升所致。

这在交易中同样适用,多变的市场中,如果交易者对可能出现的各种情况都了然于胸,自然也就会取得骄人的业绩了,我喜欢交易也是因为它给了我不断学习的机会。

另外,对取舍的正确认识也很重要。无论交易机会还是分析方法,对于交易而言,他们的选择都非常重要。

从辩证的角度来看,当你从100个当中选择1个的时候,就是放弃其它99个,因而我看待选择,不选才是更多的选择。

懂得尊重市场,能够做好充分准备,正确看待取舍关系的人,就可以看作是一个合格的交易者。

【股海藏经楼(QQ/微信1730397054)评注:我的方法是选择1-3个品种组成投资组合,长期跟踪操作,轻易不换,参考阅读《稳定盈利:分级基金实战攻略》《只做一只股票,稳定盈利》

修正短板

交易方式中的缺点就是短板,交易者唯有不断修正短板,才能让自己的交易离成功更近。

我个人把交易看作是一种工具的运用,交易的成败取决于对工具使用的熟练程度和工具的种类多少。

“熟练程度”就是我们说的交易技巧与能力。

每个人的差异很大,甚至一个人在不同的交易时间也会不同,人们常常引用“木桶理论”,盛水的多少取决于木桶最短的一块木板。

交易方式中的缺点就是短板,交易者唯有不断修正短板,才能让自己的交易离成功更近。

“工具种类”的理解:

去果园里打果子,能够收获到什么样的果实要看你手里有多少根竹竿,最长的那根竹竿又有多长,我们且称其为“竹竿理论”,和前面讲的木桶理论截然相反。【股海藏经楼(QQ/微信1730397054)评注:《短板理论已死,长板理论才是2015年必须掌握的!》

交易品种就相当于竹竿,而盈利就相当于果实。

杠杆灵活

杠杆比例与持仓时间这两个因素,它们是乘数的关系。

怎么分配资金,怎么管理风险,一直重仓出击吗?

资金分配主要是要把握好度,我不总是简单遵从一种资金分配模式,有较大把握的机会,我敢于重仓出击,而且严格限制持仓时间。

对于一般的交易机会,我会把杠杆比例降下来。

市场连续几天都出现明确的突破行情,我在这些交易上都是重仓出击,但走过一段时间以后,还是要把杠杆比例降下来。

交易的风险来自两个方面:杠杆比例与持仓时间这两个因素,它们是乘数的关系。

很多时候,我们做出的判断在特定条件下是准确的,但是因为"不确定性"的存在,随着持仓时间的延长,越来越多新的因素会插入进来,干扰我们判断的结果。

在我的策略中,我会有意识地缩短持仓时间来规避不确定性对我的影响。

此外,我遵从有所为有所不为的原则,并非每一次可能的交易机会都会让我不放手,“放弃”有时候意味着更多选择的机会。

管理欲望

小时候,老人常跟我说一句话:一分利、吃饱饭,十分利、饿死人。

怎么理解这句话呢?做生意先要有个合理的利润预期。

在交易中,人性的贪婪会膨胀起来,大部分交易者都抱有不切实际的盈利预期。

我的经历让我有机会见识很多颇具财力也非常聪明的交易者。他们寄希望期货市场能让他们一夜暴富,可是最终都两手空空地从这个满是机会的市场离开了。

前一段炒得沸沸扬扬的万科总裁王石也讲过:超过30%的利润万科不做,因为国际上同行的平均利润水平也如此。

万科懂得放弃不切实际的利润预期,通过长期经营在市场中做大做强。交易的利润也来自长期稳健的积累。

关于利润预期,也可以用"守株待兔"理解。

很多交易者在过去2年的非常态市场获得了超额收益,在树下等到了一只兔子,于是期望在后面的市场里还能等到这样低风险的容易的收益。

投资者在熊市入市反倒是好事。经历了艰难的市场才会让投资者对这个市场有个合理的预期。

传统生意里常说所谓有所为有所不为,面对商业机会,有时候减法更重要,要懂得选择。

交易中的诱惑很多,太多似是而非的机会,这需要交易者做个选择,不要贪多,要选择更有把握的,确定的交易,避免意外情况发生。

技法易学,心法难练

成功投资不需要什么高深的理论,就像我们从卖油翁的典故中看到的那样。成功的交易者不神秘,他们只是做得更多、更久、更熟悉所作的事情而已。

很多机会把我对交易的理解讲给大家听,但我最终发现这起到的作用都不大。

交易的技法是容易学习的,但是交易的心法就一定训练才能把握。

举个例子,一名箭手站在崖壁上,挽弓搭箭,百步穿杨。在这个特定时空,箭术已经是次要了,如何立于千仞之巅仍能心若止水才是重点。

箭术,师傅可以教会;但是安立绝壁的心法,惟有靠箭手自己透过日复一日地站在崖壁上慢慢领悟。

交易也不例外,交易者长时间的实践是必不可少的。

投资是很贴近我们生活的东西,应该说是一种常态,存在于生活的方方面面,成功投资不需要什么高深的理论,就像我们从卖油翁的典故中看到的那样。

成功的交易者不神秘,他们只是做得更多、更久、更熟悉所作的事情而已。

交易“他想的”

市场本身就是不确定的,确定的就去挣这个钱,不确定的不要理他。

不需关心市场上所有的事情。

做交易无非是要帮客户赚钱,一次一次的证明,你说的和过去的都不代表将来,越早的越不代表将来。

老是说十几二年前的成绩,市场一直都在变,可能有些品种早就不存在了。

做绿豆的时候,当年我们最大的交易量当时占全国交易量的百分之几,后来又做大豆,我最后一次做国内期货是做橡胶。

橡胶当时在上海上市,我觉得橡胶在上海比在海南上市公平,既是工业品又是农业品,属性很好,我们做了一年。

2003年年底,发现我们的交易量又占橡胶总交易量的百分之几,再做就不可能更大了。

如果没有更大的品种上市,我的交易瓶颈就没法突破,所以决定结束战斗,国内的商品就没有碰了。

我做海外的交易跟做国内的商品一样,先提高收益率,后扩大交易量。一般的品种都存在一个问题,收益率高了,再给你更多资金的时候,就不一定能持续高收益。

国内的品种,池子本身就这么大。只有海外的外汇品种和美国的指数,这些品种的池子就非常巨大。像一瞬间下去1000手单子,一手是10万美金,下1000手就是下了1亿美金。

你拿一亿美金去全世界买任何东西,商品的价格就出现偏离了,而且还会给出一个错误的信号。

你一买它就涨,导致你认为买对了。你一买完它就不涨,等价格下的时候,亏钱要想平仓,会发现越平价格就越跌。其实这个信号是错的。

只有外汇市场和美国的指数市场,会给人一个正确的反应。对的就对了,错的就是错的。市场跟你下的单没有关系,也不会有秋后算账。没做之前,是对的,做完之前,本来也对。

比如有一个庄盯上你了,老反方向挤,直到把你挤出来,你平仓他就赚钱。但是在外汇市场,很难会有这种假设出现,连银行都做不到,就说明市场才公平。

最简单的道理,全世界不管是多大的机构,都是交易人为在想的东西。

我有时候经常开玩笑说,高盛这些大的投行机构,他们也是人在干,那个人如果只是从学校里找来,学历很好,干的时间不够长。如果交易员干到我们这个年纪,他们也许会自立门户。他没有干到我们这个年纪,他们所有的操作,很容易从一个动作就看出来他想干什么。

非农数据出的时候,有人问我晚上怎么判断,我说真不需要判断,所有人都非常恐惧非农数据,连美联储都判断不出来。

我认为判断不出来的东西,就不需要判断,每次美联储出非农数据,都出乎所有的的人预料,因为从来就没有猜对过。

结果是有一批人使劲想有可能涨,又有另外一批人使劲想往下跌,冲的时候使劲往上冲,一分钟拉的非常多,接着一分钟跌的非常多。

正常人的交易逻辑都是:从各种教科书里面来的,对的时候留着,错的时候止损。

结局会是,对的时候,留住的人没有赚钱,错的时候,止损的人把钱亏完后没有单了。

非农数据的时候,两头都是我们的单子,上的时候卖了,下来的时候买了,那一次晚上1000张单子,是平常的10倍的交易量,30%的的收益,两天就达到50%的收益。

当然,这是自己的账户可以这么来操作,别人的钱很难跟他解释。

所有人都希望听一个自己认为合理的东西,这个逻辑假设是不可能达成的结果,我怎么可能听得懂,如果我听了能跟你达成共识,一定是我先知道你说的是什么。

那么假设我的观点跟你是不同的,你怎么可能让我听懂,让我接纳你的观点,除非你准备骗我。

比方说我们一起去旅游,你走了5公里,我走了2公里,我走的2公里是我看见过的风景,后面的3公里是我没有看见的风景,现在因为你走的比我远,我找你问问后面的风景如何。

如果你想让我不舒服,你就讲我没有看见的3公里(多么的不好),我就会越听越觉得跟我前面走过的2公里所见不同,我们俩就有无数的矛盾。

如果你比较圆滑的话,你就会来我,走了多远?我说我走了2公里,你就紧跟着我走过的2公里风景跟我讲,然后我们就达成共识,你是一个好导游,下一次我就跟你走。

要让人听明白你讲的内容,这是一个伪命题。

我们一般不去跟人家讲太多,比如我问你做什么,我就来跟你讲什么。我只要讲的在你的领域里面,大概我们能够达成共识,我们就比较容易交朋友。

 “峰回路转”的规律

在河南就想河南人的逻辑,河南人都喝酒,你如果说喝酒不好,那就没法跟他们说话了。

金融危机出来的时候,大部分的人会说,市场有可能更差,有可能再崩盘,二次探底等诸如此类的话。

这个在分析细节上是对的,就像两人打架,强的打过弱的,这是对的,但是一定要把弱的就此消灭掉吗?如果不是,那整个金融市场在干什么?那就是让大家过的更好点。

如果这个目的出来之后,短期谁比谁强,谁比谁弱,就显的不重要了。

这个时候,有一个老太太出来说:我才不管谁比谁强,谁比谁弱,只要你们打到有一个人把另一个人打得快不行的时候,我就拿一个棍子,所有人都挨打,让所有的人都回家,最终让这个战斗平息,恢复正常。

2008年金融危机的时候,所有的人都很差了,已经不需要去分析,市场只需要一个答案,经济得恢复回来。哪怕至少表面上回来,也要回来,弄一个假的繁荣也行。

比如市场的市值回来了,所有人兜里的钱一算账,数量回来了,那就够了。先达到这个目标再说,这个就是所谓的“量化宽松”。

再说一个日经指数的例子,我们以上面这个逻辑来操作的日经指数。

日经指数的逻辑就是,日本人已经那样了,核爆炸、大地震,又是中国的钓鱼岛跟他玩,市场要不要真的要把他消灭了?没有,不会。

然后安倍那个家伙已经出来说:我跟全日本的老百姓都说好了,我们贬值个百分之几十,换一个名义,让我们股票市值增加。

要不要换,不就是换一个名义上的增长吗?可以换,这是一个极简单的逻辑。

如果一定要用经济原理来分析,这个政策对不对?那么这个政策不一定对,或者说情绪上,日本人和中国人是不是对着干?这个跟钓鱼岛其实也没有什么关系。

所以我就选择进去做日经指数了,后来发现外储也进。就一个逻辑,什么事情到一个极端的时候,它可能要往另外一个方向走。

如果抱一个主观的心态,我很恨日本人,我就要他崩盘,结果就完全不同了。

所以在这条街上,应该想这条街逻辑;在河南就想河南人的逻辑,河南人都喝酒,你如果说喝酒不好,那就没法跟他们说话了。

就像美国的共和党,共和党是站在富人的角度来思考问题,民主党是站在穷人的角度来思考问题,都没错,目的是在什么周期下,什么时间段,让什么人去努力发挥他的价值。

在经济比较好的时候,要让比较聪明的人努力发挥作用,经济比较差的时候,要留着本钱,要让穷人有一种感觉,我还不错,我们穷人也当政了。

我们现在在中国经济比较差的时候,要让富人们留一部分资产放在一个地方配置着,等经济好的时候富人就有钱再回来重新干。

我们只有这个能力,做不了这个普世价值。那是民主党干的事情,中国是一党执政。

所以我开玩笑问亲戚朋友:你们赚的钱是什么级别。

如果是穷人要吃饭,赶紧去上班。如果是富人,需要做资产配置。那ok,我把你的本保住,去配置成美金。我们来管理,不能保证你赚多少钱,但是我们能保证资产的风险度几乎在所有基金里面是最低。

A股风控就是个伪命题

不可以承诺风险,不可以承诺利润,不可以承诺保底。

市场上很多产品的风控其实是一个伪命题,因为有些股票是连续跌停,不可能止损出来,其实就是一个假风控,这个风控只是很多人拿来去游说客户用的,不是一个真的风控。

作为一个大公司以一个负责任的态度,按我们做事情的风格,你只有100%能做到,才能说这句话。风控要么是确定性的,要么就没有风控。

海外的产品一致做法是:不可以承诺风险,不可以承诺利润,不可以承诺保底。

一个产品不可以做交易的人设计风险,让做监察法务部门的人把他的风控弄清楚。做交易的人骗监察法务部门的人怎么办?

最后就变成设计成的次贷产品的结局。

交易设计的人聪明的多,他能设计出来就可以骗到你。不如老老实实的,发行海外的产品都不可以承诺风险,不能承诺利润和承诺保底。

举例客户给你100块,你拿50块去投资海外市场,海外公司破产可能是拿不回来钱的,国内的第一个QDII产品就是因为雷曼破产,结果钱就拿不回来了。

如果投资出现这样的情况,那么这个风控就是一个假风控。从一开头就在说假话。你说概率很低,概率低和没有风险完全是两种概念。

无风险产品和有风险产品就是两个界定。

银行存款是无风险的,投资是有风险的。

如果风控是20%,80%干脆就不要拿出去,风控就控制住了,剩下来就是产品风控。

如果产品有这么大的波动性,你就控制不了。如果有人恶意的跟你做对手方,就像葛卫东操作棉花,总有一个人要输的。

所以我倾向于做流动性风险好的,这个产品没有道德风险,没有利益输送,不可操控,品种的波动性又很低,外汇一天波动2%就很大了,我选择的六种外汇都是主流的品种:英镑、欧元、澳元,几乎不太可能一天波动2%,明天降息加息都达不到,再出来一个9.11也很难达到2%的波动。

股市一天是1-2%左右的波动,5%就成了股灾,如果你买了道琼斯指数,风险控制在5%,我还是相信风险可以控制住。

中国的指数可以超过5%,而你买的股票可以超过5%,如果把风险控制在20%,股票市场会有八个封死跌停的,中国市场出现的所有极端行情我们都见过。

(来源:期货资管网 汇编:程老湿)


期货手机开户:超低手续费(交易所加1分钱),无资金量要求(点击了解详情>>>)

股海藏经楼QQ/微信:1730397054,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说明:
1、股海藏经楼微信公众号开通,欢迎关注:guhai66_pub,或用微信扫描网页下方二维码。

2、股海藏经楼QQ群:196442933(鉴于发广告者太多,加群前请先加QQ1730397054好友索取验证码后再加入,否则不予通过)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0765号; 浙ICP备14009891号; QQ/微信:1730397054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