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分析揭祕

来源 新浪博客@清凈菩提心 浏览 发布时间 17/11/16

一、图表

以市面软体为例,我们通常看到的图表有实时走势图、不同周期的K线图。K线图,是一种人为划分周期后形成的图表,惯常使用的周期有日、周、月及分钟。K线图源于日本,其功用曾被吹得神乎其神,但自从普及到金融市场中来,它只是一种简单的图表化资料记录。过去这些图表需要手工绘制,如今电脑软体取代了这部分简单劳动,几乎人人都能轻易获得这种图表。加上人为划分了各种周期,使得图表更加丰富。

周期划分,这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我们人为划分的周期是以公曆为基础的,曆法虽然有很大的用处,但它毕竟是一种很机械的划分方式,是一种理想化了的模型,这种模型有很多局限性。过去日本人在使用这种蜡烛线记录米价时,是以日为周期,如今软体可以很轻易地将周期随意放大或缩短,但本质已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手工记录与软体自动绘制,表面上看是一码事,实质上却从根本上背离了这种过去对日本商人非常有用的方法的内在精神。手工记录(或在电脑中手工输入资料,让软体帮助形成图表),与只依赖于软体商提供的图表,二者是完全不同的过程。手工记录能形成一种对行情的直觉判断,能保持对行情发展的敏锐触觉,这种直觉是软体不能帮助形成的,正因为如此,之后才发展出那么多的技术指标工具来辅助判断。

对于行情资料,一定要有个清醒的认识,那就是实时的交易资料与气温、海浪一样,它是连续不间断地变动的,虽然现实中的股票交易时间有间断,但正如现在的外汇市场一样,本质上都是不间断的。我们用静止的周期来强行记录动态的行情波动,这只能说是一种模型,与事实是有很大差距的。气温、海浪的波动是非线性的,永远也不可能发明出什么方程式来预测准确的气温的,某种意义上可以说股市行情是溷沌的、不可测的,一切确定的公式、模型都只是一种模拟,都是天气预报式的,都是拐杖。

那么扔掉拐杖之后的技术分析是什么?只有当我们返本溯源时,我们才能看清股市预测的根本难题,但对这种根本问题的思考,其过程本身就是巨大的财富。

我可以明确地告诉大家,手工记录行情资料(不论何种方式)其价值巨大,当你用心地记录一段时间之后,你自己的图表会对你说话。过去的日本商人、江恩、杰西·利文摩尔都可以证明这一点。这才是图表的真正价值所在。

二、资料

技术分析是跟资料打交道的,妄图从一大堆数字中找出某种联系来,从而进行预测。我们日常使用的资料主要有开盘价、收盘价、最高价、最低价,许多技术指标均依赖于一个收盘价,收盘、开盘价是在人为划分的各种周期的基础上产生的,实质上在连续的交易中,根本不存在什么开盘价、收盘价,只存在最高价、最低价和现价。

市场中总有一些人妄图控制交易过程,俗称为庄家,他们以为只要控制流通股的大部分就能随意操纵股价,或者通过一些交易技巧来影响股价和成交量的正常波动,当他们看到股价按照自己的设想波动时,他们便认为市场中唯他独尊。在这些“庄家”眼裡,散户是愚蠢可笑的,他们常说散户的一切行为在盘口都能看得一清二楚,尤其在他们大幅度振仓洗盘时,散户更是疯狂地跑进跑出。事实真是这样吗?股市真的存在操纵吗?美元的暴跌是巴菲特做的庄吗?索罗斯也是大庄家吗?

任何人都不能操纵股市,哪怕只是一 支股票,“庄家”能用资金和交易技巧控制极短期的走势,但任何人都不能改变一只股票的中长期走势,如果可以,就不会有那么多的传奇人物落得悲惨的下场。庄家理论是一种很难彻底根除的谬论,因为其根源是人性中的慾望,金钱与权力有时是等价的,所以手中有个几亿资金的人就难免会有想控制什么的慾望,当他看到自己的交易行为能在股池中激起一定的浪花时,他便相信自己拥有了操纵某支股票的能力。如果某科技是被人操纵的,那么美国的科技股岂不全被人操纵?美元岂不被巴菲特操纵?

庄家理论是技术分析的派生物,也是一种极易毒害投资者的理论,对市场失去了敬畏之心,你注定会失败。谈论技术分析,必须提及庄家理论,因为这是一条注定通往灭亡的歧途。学习技术分析者不可不慎。

数字能够说话,能够告知你一些市场的现状,这才是技术分析的价值所在,但你不可全信这些数字,因为本质上它们是随机的,交易中每一个价格都是独立的,但是也的确存在一个范围,这个区间才值得研究。所以交易资料应当重视最高、最低价,由于在极短的交易时期记忆体在被操纵的可能,所以在作资料记录时要尽量忽略极短期内的波动,究竟以多长时间为最佳?

江恩喜欢用3日和9点图,杰西·利文摩尔喜欢用6点图,这是适合于他们自己的时间周期,完全没必要照搬照抄。正如在“图表”中所说,大家应自己动手作记录,在这个记录的过程中,你会发现适合你的时间周期。

有没有最完美的时间周期,也许有,但人类至今仍不能发现,因为那就是时机难题,如果你能够精确地预测波段的高低点,你就能赢得一切,这是个巨大的诱惑。

波段的高低点,类似于我们每天听到的天气预报,虽然我们可以预测某个地方整个冬天的气温高低点,但却无法预测最高点、最低点出现在哪一天,每日的气温波动是随机的,我们只能大概预测一个季节的气温波幅。如果我们能将预测周期缩短为一个月,那就是巨大的财富,如果能再缩短为一周、一天之内,那你就是神了,目前只有一个江恩夸过这个海口,他能在极短的交易期间内取得极高的成功率,但这其中有许多的疑问。

江恩是个最值得研究的金融投资家,但研究他时将会面临一个终极难题,那就是除非你能发明一种精确预测时机的方法并在实战中取得非凡的成就,否则你就不能证明江恩究竟是发现了某种特别的真理,还是一个普通的吹牛高手。但是,至今仍无第二个人能证明,就连江恩的儿子都不能。

技术分析的终极难题就是时机,在波浪理论中,就是每一浪的高低点及到达的时间,可惜到目前为止,我可以肯定地说,没有任何人能精确预测,要知道这可不只是个诺贝尔奖的荣誉,而是世界之王。许多历史典籍也都只能谈到时机为止,并不能深入,这说明古人并不比现代人更聪明,史前社会、外星文明也未必存在。

因此,技术分析最高境界目前也只能达到一种胜算较高的直觉层次,通过手工记录一定时期的高低价,的确可以形成一种直觉,但胜算如何,仍然得由市场定。

技术分析可以包容基本面分析,甚至可以包容经济、社会、文化、科学、人性等一切方面的分析,这不是夸大其词,因为技术分析是直接与时机打交道的,而万事万物都离不开时机,所以技术分析的最高境界是一通百通,大道唯一。

三、投资是艺术,不是科学

近日在书店看到一本书,作者曾写过用分形技术来分析市场的书,我浏览了他的这本新书,我发现大家经过这么多年的摸索,最终都走到了同一点。他的观点与我对技术分析的看法本质是相似的,他用创造性、複杂学、自组织理论等来形容投资的困难,说投资更像是一种艺术,而不是科学。

同时我也看到一本书名为《精通投资》的新书,开篇是伯恩斯坦的文章,他指出投资的根本困难在于未来的不确定性。人喜欢用时机这个词来形容不确定性,所以说我的文章也脱离不了这个时代的局限。更有甚者,一本国内人写的书中说最近流行的投资方法竟然是靠“直觉”,而这个词在我的文章中出现也不至一次了,这更让我感到悲哀,看来一个人的思想脱离他所处的时代是多么的难啊!绕来绕去,尽管大家表达的方式不同,但大家都是面对同一个终极难题,我称之为“时机”的东西。

既然大家都是站在知识宝库的大门前不知所措,我所写的文章从本质上说,也是如同鸡肋的东西。如果投资是一门纯粹的艺术,这会让许多人望而怯步的,的确,画画谁都能画几笔,但自古以来成为大师的还是极少数,而且这些大师也不是生前都能得到承认的,很多大师都是穷困一生,死后发了财。如果时机真的不可捉摸,不确定性真的那么遥不可及,那股票投资与赌博是本质上完全相同的,就算你能在某一段时期赚了钱,但不能保证你到死时还能留下几百块钱。杰西·利文摩尔的一生也许对所有的投资者都是一种诅咒。这是怎样的悲哀啊?

艺术是没有捷径的,艺术上的成功需要长久的努力,更需要一种与生俱来的天赋及天赐良机。投资上的成功也很难,长久的成功更难,它本质上更像是艺术,而不是数学公式堆砌成的科学,指望用一流的软体、用最複杂的数学公式及理论来实现投资成功,也是一种妄想。直至目前,我仍无法找到任何迹象表明江恩曾经找到了某种非常成功的预测理论,我只能继续把他当作一个值得研究的对象来看,直到我能彻底地否定或承认他为止。

技术分析是一门研究不确定性的艺术,尽管这是一句谁都不爱听的废话,但我仍建议所有的读者记住这句如同鸡肋的话,它比你相信的那些技术指标、公式、软体要完善得多。只有了解了技术分析的终极困难,你才能有所进步,而我敢肯定地说,目前任何确定性的理论或科学都不能解释溷沌,也许我们只有深入溷沌中,才能把握溷沌,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正如艺术一样。

四、永恆的不确定性

当大家认为股市会挑战高点时,这时股市却慢慢向风雨中飘摇,正在疯狂地挑战三年、五年的低点,这是怎样的悲哀啊?又是多么辛辣的讽刺和嘲笑啊!如果你是一位基本面分析者,此时此刻,你的心中一定满是怨恨和绝望,你会将你亏损的所有原因全部归罪于政府、上市公司、经济学家、庄家、国际游资等,唯独你不会责怪的是你自己。究竟是什么让你亏损惨重?在技术分析者眼裡,永远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你自己,一切都只能归因于自己,是自己让自己亏损,而不是其他任何人。

愿赌服输,如果你从第一天进入这个有风险的金融市场时就坚持着一个正确的观念,把自己当作一个投机者,也许你就不会有这么多的怨恨。你就像一个身在大海中的渔夫,你唯一能依靠的只能是自己,每一个在金融市场中奋斗的人都应该看看海明威的《老人与海》,用心去感悟那种精神,然后心平气和地去看待市场中发生的一切。

技术分析的最高境界就是读懂市场本身,这是个非常困难的过程,世上从来没有免费的午餐,投资是一项艰苦的事业,你要不停地学习,你要为它付出巨大的辛劳,同时也要承受可能会有无数次的颗粒无收的痛苦。无论未来的气候如何,农民们仍要按照天时播种,即使来年是荒年,仍不能不辛苦地劳作。

金融市场中任何人的最终决策依据都可以归溯到技术分析,最终都只是一种投资。石油价格的上涨,尽管你能找出一万条理由来说明它为何上涨,但都不如直接看一眼那张100多年的石油价格图表来得简单直接,我宁愿用恐怖主义来做我的技术指标去预测石油价格,虽然我知道恐怖主义不会是石油价格上涨的根本原因,但我敢说未来的历史一定会把恐怖主义写成是替罪羊,就像东南亚金融危机竟然要让索罗斯来当替罪羊一样,这就是人写的历史,可笑又可悲。

技术分析是“一叶知秋”,是一种根据徵兆预测的炼金术,你不必管它是科学还是迷信或宗教,每个人对未来的预测其潜意识都根源于这种动物的本能,而科学或宗教都不过是一种象徵词罢了,我们必须深入探究不确定性本身,必须学会理解徵兆,学会“一叶知秋”的本领,这是个简单又困难的过程,没有人能帮助你,你只能依靠自己。

技术分析,很多人立即想到的就是技术指标、成交量等这些大家都熟知的东西,它们究竟有没有用呢?结论是有用,也没用,关键要看何时用、怎么用?成交量,当我们回顾之前行情时,我们一定会说当时如果我们看一眼成交量就好了,我们就一定能逃了那个大顶,但10393呢?我们也许能跑掉10393的顶,却可能再也不敢在此后的一年半内买股或持股,而那在指数图上是个多么漂亮的大牛市啊!成交量有用,但不能全信,有时成交量大,表示顶部,有时又表示大资金的介入,预示后市有大行情,有时表示短线游资可能会热炒它,有时又只是一天行情,你不能只依靠一个成交量就轻易做预测,你必须明白其中仍然有很大的不确定性和风险。

技术指标是每个人都热衷和擅长的,在期货、外汇市场中,很多人完全依赖于它来交易,但为什么石油市场那样的大牛市,还有人亏损,甚至破产呢?其实如果你能在10美元附近买入石油期货,你为什么要做短线呢?持有至今你已是大富翁。前不久传闻有个人这样做了,他赚了几十亿,还传说头部是他干的,金融界永远最多的就是这样的神话故事,有没有这样的人呢?也许某段时期有,但更多的还是如江恩在《华尔街四十五年》中记述的那些人一样大起大落,能够在临死前保留一笔巨大财富的人极少,就连江恩,据他儿子说也只得到10几万美元的遗产,而不是5000万。金融市场只有赚了钱后彻底洗手不干的人才能说是大赢家,但很多人又会像杰西·利文摩尔一样,股市上赚了钱,又赔在了其它行业上,到头来还是免不了自杀了事。

技术指标和成交量一样,有用也没用,不可完全信赖,但可以做为一种参考,尤其在某些时刻。有人说所有的技术指标庄家都能做骗线,这是受庄家理论毒害太深,其实技术指标只是一种脱离交易本身,对交易资料进行一种简单临摹的方法,就好像把一张透明的纸贴在真实的资料图上进行素描,我们时常以为技术指标就是交易本身,是因为软体将它们合而为一了,实质上所有的技术指标都只是一张贴上去的纸。它时而有用,时而无用,我们如果从那些技术指标的公式来看,根本没有一个具有对下一分钟预测的功能,顶多用一个模煳的区间来代替可能的涨跌幅,如BOLL线。了解了技术指标的实质,你就不会过于依赖技术指标。

股市是个充满风险的战场,从来展现在大家面前的只是神话的一面,又有多少人说出了其真实的一面?为什么《股票作手回忆录》会成为无数投资者的必读之书?杰西·利文摩尔用他的一生向我们展示了金融市场的风险性,他是战场上真正的英雄,从他身上我们才能学会更多,可惜在我们周围,这样的老师永远那么稀少,我真希望我三年前就读过这本书,也许我永远都不会踏入金融业,但事实是从来不会有人告诉你什么是真正的风险,他们只会教你买卖什么样的股,而从来不会劝你进来之前要三思再三思。我从来不劝任何人进股市,只因为我凭自己的经历知道这一行业的许多真实情景,这一行只有风险和不确定性,我也只是大海中的渔夫,我身在大海中,我只能相信我自己。我也只能说出一些并不完整的片断,希望能于大家有所助益,如果你能从我的话语中学会了独立,我以你为荣,仅此而已。


(版权声明:股海藏经楼致力于交易技术精品文章分享,部分文章若涉及版权问题,敬请原作者联系我们。联系方式:QQ/微信1730397054)

股海藏经楼交易技术在线讲座(点击了解详情>>>)

股海藏经楼QQ/微信:1730397054,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说明:
1、股海藏经楼微信公众号开通,欢迎关注:guhai66_pub,或用微信扫描网页下方二维码。

2、股海藏经楼QQ群:196442933(鉴于发广告者太多,加群前请先加QQ1730397054好友索取验证码后再加入,否则不予通过)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0765号; 浙ICP备14009891号; QQ/微信:1730397054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